说说网:经典说说美文,带给您最深的感动。

网站公告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搜索
说说美文分类 校园美文 随笔美文 优美散文 优美诗歌 人生感悟 心情日记 情感美文 励志人生 原创美文
热门标签:

散文随笔

最新标签:

散文随笔

【八一】看女婿(散文)

日期:2021/04/03 11:15来源:www.taiks.com人气:0我来评论

导读:一 片片雪花随风舞,点点寒梅枝上香。等待了整整一个冬天,雪花仙子终于在“爆竹声中一岁除”的年味中翩然而至。大雪纷纷扬扬,雪花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...

【八一】看女婿(散文)
   一
   片片雪花随风舞,点点寒梅枝上香。等待了整整一个冬天,雪花仙子终于在“爆竹声中一岁除”的年味中翩然而至。大雪纷纷扬扬,雪花舞动着各种姿势,或飞翔,或盘旋,或直直地快速坠落,不大一会儿,铺满一地。瑞雪兆丰年,人们脸上的喜悦足以抵御风雪的严寒。
   大年初二的清晨似乎来得特别早,天光还没大亮,就听见爸爸妈妈在院子里“呲呲呲”的扫雪声,穿插着风箱发出的“啪啪啪”声,就像表演一首节奏鲜明的轻音乐。不用说,奶奶也已经起床,开始烧锅做饭了。下雪了,外边很冷,我想多睡一会儿,于是我的大脑慢慢进入迷糊状态。
   “明天起来早点,咱家待客,你新姑父也要来拜年。”我忽然想起奶奶昨天说的话,一下子清醒过来,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,正在这时,姑姑端着半盆热水走进房间。
   “起来赶紧洗脸,姑姑给你梳麻花辫。”姑姑柔声细语,眼含笑意。
   “姑姑,是不是对面惠姑姑的女婿今天也来给五奶奶拜年?”我很快叠好被子,抻平床单,又把热炕重新扫了一遍。
   “那当然了,今天就是传说中的姑爷节,新老姑爷都要来给丈人拜年,你惠姑姑的女婿当然要来了。”姑姑一边扫地一边说。
   “那今天很热闹了,吃完饭,我出去玩。”我有点好奇,不知道村里一下子来那么多姑爷会是一番什么景象。
   在我的记忆里,小时候村里的姑娘如果没过门,新姑爷一般很少到姑娘家来,除了逢年过节或有重要的事情。那个时代的风俗很古老,让人想起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可能为避免别人说闲话,两人没结婚经常见面,村里有人会说三道四,让父母脸上无光。因此,人们很看重姑爷拜年,这也是男女青年相互见面,增进彼此了解的一个绝佳机会,但到底能了解多少,很难说清。
  
   二
   雪停了,天晴了。吃完早饭,我走出大门,一股寒气迎面扑来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,头不由自主地缩进衣领里。路两边的树枝上挂满了毛茸茸亮晶晶的银条儿。太阳照在树底下的雪堆上,发出耀眼的光芒,感觉不到丝毫的暖意,似乎比雪天更冷。不过,街道两边,几乎家家户户门口都有人站着,有说有笑,这情景温暖动人。
   “小雅,过来一起玩。”我看见隔壁的小雅在踢毽子,我赶紧喊了一声。她看见我,捡起地上的毽子,像一阵风似的刮到我面前。在我家大门口我俩你一脚,她一脚共同踢毽子,开心十足。然后我回家拿出跳绳,叫来斜对门的小梅,一起跳大绳。刚要开始,忽然听到二婶几声沙哑而有力的吆喝:“小曼女婿来了!”紧接着,有几个小男孩就像士兵接到紧急命令,一股脑朝街道东边奔去,我们三个跑到路边,向东张望,只见那几个小孩围着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,大声喊着:“姑父好!”“姐夫好!”这些热情洋溢的问候语,足以消融路边的冰雪。不大一会儿,这几个孩子转身回来,兴高采烈,一边走一边剥糖,将糖塞进嘴里,花花绿绿的糖纸飘在地上,就像一片片五颜六色的花瓣。
   “姑父给了我们每人一毛钱,可以再买十颗糖。”隔壁的小男孩一蹦一跳。
   “我要买小人书《闪闪的红星》,差二分钱,一会儿说不定还有新女婿来,再给我一毛喜钱,我就能买一本。”还是小明聪明。
   “我要用这一毛钱去买我没有吃过的东西,让我想想。”小亮想到更多。
   “你们这几个瓜女子,赶紧过去讨喜啊!”二婶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们身后,压低了声音。
   “我们都是女娃,不敢去。”我们三个吃吃地笑着。
   “怕啥啊!新女婿提前准备好的,你们肯定不会空手而归,马上就过来了,赶紧去吧!”二婶在“撺掇”我们。可我们还是一动不动,老感觉人家是陌生人,我们女孩子脸皮薄,不好意思。只能眼睁睁看着小曼姐高大帅气的女婿从我们面前潇洒走过。
   “惠女婿来了!”隔壁三嫂走过来对二婶说。我一听,惠姑姑的女婿就要来了,非常激动。心想惠姑姑的女婿我得好好瞧瞧,惠姑姑性格温柔,心灵手巧,她经常来我家,和姑姑经常在一起做针线活,一起下地干活,和姑姑还有说不完的知心话,形影不离,就像亲姊妹俩。我喜欢两位姑姑,经常坐在她们身边,听她们讲各种有趣的故事。
   “来了来了,这次你们仨可不能错过机会了。”二婶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又提醒了小雅和小梅。
   “嗯,二婶,我记住了。”我仰起头,对二婶笑了笑。
   惠姑姑的女婿表情严肃,脚步沉稳,推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走了过来,车身泛着亮光,非常醒目。车的前后挂着鼓鼓囊囊的新帆布包,不用说,里边装的是拜年礼品。
   “新女婿走丈人可能心情都紧张,不敢造次,走路都要小心。”二婶捂着嘴偷笑。
   “家里父母肯定千叮咛万嘱咐,言谈举止都要小心翼翼,要不然在丈人家丢人就丢大了。”三嫂说完,也抿嘴一笑。
   原来这看女婿就像看耍猴一样,看着热闹,其实也是看新姑爷的言谈举止,试探新姑爷的聪明程度和人品,尽管很多时候带有表演意味。当走到惠姑姑女婿面前,还没等三个小姑娘开口,他快速把准备好的喜钱掏了出来,一人两毛,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惊喜。
   “谢谢姑父!”我们仨异口同声地说。他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把糖,一视同仁,每人四个。不过,当我抬起头看见惠姑姑女婿的脸时,心里吃了一惊:他好像没有刮胡子,看起来怎么和我爸爸的年纪差不多?走丈人也太邋遢了吧?我也不敢多看,赶紧低下头,转身回到自己家门口。
   五奶奶一家闻声从家里走了出来,有帮着推自行车的,有帮忙提东西的,热情迎接新女婿进屋。五奶奶穿着围裙,出来晚,走在最后面。
   “五姨,如果新女婿拜年没拿好礼,就不要给他做荷包蛋吃,糊涂面一碗打发得了。”二婶喜欢和人开玩笑,话一出口,就引来一片笑声。
   “就是就是,干脆直接打发回家。”五奶奶回过头,冲着二婶相视一笑。
   “五姨,你舍得啊!”四婶也来凑热闹。
   “快都别说了,让新女婿听见多不好。”三嫂提醒道。
   “没事没事,不说不笑不热闹。”五奶奶乐呵呵的表情就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。
   “五姨,赶快回家给新女婿做饭去吧!”听二婶这么一说,五奶奶转身回家忙活了。
  
   三
   新女婿一般都来得早,我家的新姑父是十点左右来的,他长得很讨人喜欢,只是很少说话,感觉属于成熟稳重型的。爸爸笑容满面帮姑父推着车子进了家门,我也喜眉笑眼,屁颠屁颠跟在后面。爸爸坐在房间陪新姑父聊了一会儿,又去迎接其他亲戚。很快,院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和着厨房飘出的食物美味,热闹温馨,让人沉醉。
   吃完饭,家人和亲戚拉起家常。姑姑趁此机会有空和姑父单独聊天。当姑父起身告辞时,姑姑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两双布鞋,摆放整齐,悄悄塞进姑父的帆布包里。给新女婿做鞋是我们这里的一种讲究,姑姑平时就喜欢做鞋,订婚以后,除了给家里人做以外,还要给新姑父做几双黑色的松紧布鞋,用心良苦,做工精细,每到中秋节或过年,送给新姑父,一是表明姑姑女红手艺,二是代表姑姑对男方的美好情意。
   常言道: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手难牵。姑姑和男方订婚三年,俩人年纪也不小了,该步入婚姻殿堂了。经过媒人来回穿梭,双方父母同意,姑姑和男方领了结婚证,接下来就是置办嫁妆,布置婚房和买婚服等一系列事宜。女方置办嫁妆,男方家里布置婚房,但买婚服需要男女双方一起去。
   过去农村人大多选择正月结婚,因为冬天地里几乎没有农活,比较清闲,这样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准备儿女的婚事,当“新桃换旧符”的年味弥漫在大街小巷,结婚的大喜日子也随之而来。姑姑的婚期定在正月初三,姑姑和女婿商定好冬月的初九去西安买衣服。
   那天天气好冷,天空飘着片片羽状雪花,雪不是很大,但北风萧萧,让人瑟瑟发抖。姑姑和女婿在商场里买完衣服出来,俩人说说笑笑,肩并肩一起走向车站。走着走着,忽然对方拿起新买的皮包砸了姑姑几下,飞快地跑开了。姑姑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懵了,不明白男方为什么会用包砸自己,眼泪就像断了线珍珠一般落了下来,顿觉浑身发冷。
   姑姑一个人坐上回家的公交车,当姑姑回到家里,手脚冰凉,嘴唇发紫,浑身打颤。奶奶将炕烧热,给姑姑喝了半碗姜糖水,用厚厚的棉被捂在姑姑身上,睡了一天一夜。姑姑醒了之后,不停掉眼泪,好几天不说话,也不好好吃饭,奶奶整天坐在姑姑身边说宽慰的话,对门的惠姑姑也来陪姑姑。后来爸爸经过多方面打听,男方神经有点问题,买衣服那天刚好犯病。
   “这是亲戚介绍的,人看起来挺不错。怎么会这样?”奶奶很难过,一个劲重复这句话。
   “表面看的不一定是真的,再说精神方面的疾病不发作也看不出来,或许熟人不知道吧!”爸爸安慰奶奶。
   “怪不得逢年过节来家里不太说话,他是怕言多必有失,被人看出破绽。”奶奶恍然大悟。
   “是的,现在想想应该是这样。俩人一年见两三次面,能了解多少呢?况且他每次来话语也不多,问什么,回答什么。不过幸亏买衣服及时发现,还好,没铸成大错。”爸爸暗自庆幸。
   爸爸说还是早做打算为妙,最终婚礼被取消,家里退回男方所有聘礼,姑姑心里渐渐走出来阴霾,生活渐渐趋于平静。
  
   四
   无独有偶,不知道什么原因,惠姑姑后来也退婚了。记得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阳光明媚,微风不燥。鸟姑姑和惠姑姑坐在我家院子里纳鞋底,二人一边手里忙着,一边说着知心话,时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鸟儿扑棱棱飞过头顶,杏花簌簌落地。
   “二位姑姑就像花仙子一样,杏花落在你俩头上,真好看!”我被眼前的落花美景吸引住了。
   “你来和姑姑坐在一起,也会变成杏花仙子的。”惠姑姑笑成一朵花,向我招手。
   我搬来小凳子和姑姑们坐在一起,一边看着他们俩做针线活,一边抬头看头顶的杏花,蜜蜂“嗡嗡嗡”飞来飞去忙着采蜜,只是不见杏花簌簌下落,俩姑姑看着我的神情,一个劲地偷笑。
   “小惠,你怎么和我一样把人家退了?人家家里只有一个男娃,负担轻,而且经济条件好。”
   “我才不稀罕他家的钱财,刚开始感觉人还行,去年来了两次,老提他妈怎么说的,她妈说什么了,好像自己一点主见都没有。以后过门,我和他妈发生冲突,他大气不敢出,不能正确处理婆媳矛盾,我只有受气,才不愿意嫁过去。”惠姑姑的话我虽然似懂非懂,但感觉她很有主见,让人刮目相看。
   “惠姑姑,去年过年时,他给了发了两毛喜钱,很大方的。只是我看他胡子拉碴的,有点奇怪。”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天的情形。
   “他长得就那样,串脸胡子。长相也无所谓,关键是没有男子汉气质。”惠姑姑听了我的话,笑得前仰后合,差点从凳子上掉到地上,我和姑姑也笑得东倒西歪,惊得树上的鸟雀呼啦一下飞到墙上,杏花如雨,纷纷飘落。
   久看知人心,久看求真爱,看女婿也要慎重,三思而后行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,若有心有灵犀,即使相隔千山万水也会遇见。
   寻寻觅觅,一年多以后,二位姑姑分别找到自己心目中的如意郎君,喜结连理。
  

(责任编辑:副主编)

网站公告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0-2021 说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2020100606号

声明: 本站所有图片和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。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