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网:经典说说美文,带给您最深的感动。

网站历程| 网站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搜索
说说故事分类 情感故事 童话故事 哲理故事 灵异故事 成语故事 寓言故事
当前分类:

情感故事

最新标签:

心情故事

草垛岛

日期:2021/11/25 15:11来源:www.taiks.com人气:0我来评论

导读:———这不是杜撰,是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的故事 一阵疾风暴雨过后,大片大片的乌云仍在空中集结,淡墨色的海面上,轻轻荡漾着鱼鳞状的波纹。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在海波的簇拥下,...

———这不是杜撰,是发生在一个朋友身上的故事

一阵疾风暴雨过后,大片大片的乌云仍在空中集结,淡墨色的海面上,轻轻荡漾着鱼鳞状的波纹。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在海波的簇拥下,此起彼伏地翻卷跳跃着,瞬间绽放,又瞬间跌落。

虽然天气有些诡异,但郭老板和董家村的村长还是按照胡大师推算的时辰,于下午一点五十八分驾条白色的小船准时出海了。船行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眼前隐隐约约地出现一座小岛,随着小船离岛越来越近,小岛的轮廓也愈加清晰,头顶上的云也淡了许多。在小岛的上空有几束阳光从云的缝隙中斜射下来,像舞台上的追光打在小岛上,把小岛渲染的色彩非常明亮,而且有质感。小岛不大,土黄色的岩体上覆盖着一层繁茂的绿色植被,东高西低,一面坡下,那形状,远远望去,就像漂浮在海上的一个大草垛,所以当地人都叫他草垛岛。

草垛岛是董家村一座硕果仅存的未被开发的荒岛。郭老板是市里有名的富商,他对投资草垛岛很感兴趣。五十岁的郭老板身材魁梧,气场强大。总喜欢在脖子上挂一根粗款的黄金项链。今天村长带着他准备上岛进行实地考察。

二人弃船登岛后,顿感一股蛮荒气息扑面而来。真是个清幽之处,虽然岛下惊涛拍岸,鸥鸟云集,岛上却与世隔绝般静谧。岛上的树木不多,都很低矮,但枝干虬曲苍劲,布满岁月的皱纹。遍布的蒿草都疯长得有半人高。脚下空地上,落满了个头肥硕的蝗虫,它们懒洋洋地晾晒着翅膀,偶尔笨拙地蹦跶两下,不急不慌。二人在岛上转了一圈,也没有发现任何人类留下的曾经活动过的痕迹。

郭老板突然来了内急,便急忙躲到一处巨石后面,迫不及待地松开裤带,蹲下身来用力做功。一阵酣畅淋漓过后,顿感神清气爽。郭老板提上裤子,又低头瞄了一眼自己刚才的成果,心中颇有几分得意。

“呀,好臭呵,是谁呀,这么会挑地方?缺不缺德!”郭老板一阵恍惚,一个声音隐约从耳边飘过,那声音很奇怪,辨不出声源来自哪里,也听不清发声的人是男是女,是老是幼。

“这里有人?”郭老板冲着村长问道。

“哪里有人?”村长疑惑地看着郭老板。然后二人屏住呼吸四下张望,没有发现任何可疑迹象。

突然有两只黄色的小动物从郭老板眼前一闪,迅速地消失在茂密的草丛中。自小就喜欢打猎的郭老板高兴地惊呼起来:“兔子!是兔子吗?这里还有野兔呀!”

见郭老板来了兴致,村长便顺势夸赞起小岛来:“这岛的生态保持得极好,很少有人上来过。你看那片海水颜色淡的区域,潮水一退就露出一大片沙洲。你在再往那边看,看见没有,那是海猫(海鸥)岛,开咱这条船过去,用不了二十分钟,就可以上岛捡鸟蛋。咱这小岛周围的海滩上,还有许多色泽艳丽、晶莹剔透的鹅卵石。”

郭老板一边听着村长的介绍,一边在心里规划着小岛的前景。“在岛上搭几排小木屋,建青年民宿。游客们在这里白天可以洗海澡、钓鱼、喂海鸥;晚上可以听涛、赏月、数星星;黄昏看日落,黎明看日出。婉约的可以品茶、喝咖啡;豪放的可以烤串、吹啤酒。再整个恋歌房,供酒酣耳热的人们一展歌喉。这个项目一定能火!对,今后这里就叫‘蓬莱仙岛’”。

村长凑近郭老板指着稍远一点儿的,孤零零耸立在波涛中的一块人形的巨石说:“看那块石头像不像古代的一位披盔戴甲,手扶宝剑,目视远方的大将军?”

“真像!”郭老板连连点头。

“那就是将军石。我们这儿的人,都说它是明朝镇守辽东的大将军袁崇焕的化身。”村长循序渐进地点燃着郭老板的激情。

二人说着来到了小岛的制高点。这里视野极佳,眺望远方,云海之间,一片苍茫。

“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”。郭老板胸中涌起了要大干一番的冲动。忽然间,他的心脏跳得非常厉害,眼前一黑,一屁股瘫在了地上,脸色煞白。村长见状忙从兜里掏出一盒速效救心丸,掰开郭老板的牙齿,熟练地帮他往嘴里倒了几粒。几分钟后,郭老板出了一头大汗,慢慢地缓过来了。村长扶郭老板坐起来,关切地问:“好点儿吧?”

郭老板呼着一口长气点点头。

“有心脏病吗?”村长问。

“没有呀。”郭老板也随口问了一句:“看你带着药,你有?”

村长笑了笑:“哪里呀,这是帮俺爹买的药,还没来得及给他呢。今天算你命大,若不然……”

郭老板也暗自庆幸自己常年烧香拜佛,走哪都会有神灵保佑。

自打那天从岛上回来,郭老板就住进了市里最好的医院。真是邪性得很,都一个多月了,省内省外的专家也都会诊过了,可就是查不出他身体到底哪有毛病,每天依旧是头昏脑胀,四肢乏力,有时还侉声野气地胡言乱语,怪异地模仿一些小动物的举止。小岛开发的事一拖再拖。

那天上午,郭老板正躺在床上发呆呢,病房门一响,走进了秃头长须、道风仙骨的胡大师。

“你咋这快就回来了,你不是要在南方云游半年吗?”

“我急着赶回来,是专程来给你看病的。”胡大师的回答把郭老板弄了个一头雾水。

接着他问:“谁告诉你的,说我病了?”

胡大师在鼻前竖起食指,嘘了一声说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胡大师拉上窗帘,然后坐到床边,闭上眼睛,掐着手指,瞬间大仙上身。他晃着脑袋,时不时地吐吐舌头,嘴里鬼念穷殃地说着一些让人听着发瘆的话。一会儿还站起身来,东拜拜,西拜拜。

郭老板傻呆呆地看着他,气都不敢多喘一下。

二十分钟后,胡大师回复正常。感觉他好像很累。他翻看一下郭老板的眼睛,又让郭老板伸出舌头看看舌苔,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杯子喝了口茶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你呀,身体壯的像牛一样,啥毛病都没有。你就是冲撞到黄仙了,草垛岛你不要开发了,小岛早就有主了。”

看着郭老板一脸的茫然,胡大师继续说道:“你让人买几十只鸡,明天我带上,去趟草垛岛和黄仙勾通勾通。”

郭老板也不敢多问,只好照办。

胡大师从草垛岛回来后,郭老板立马感到身体轻松了,所有的不适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几天后,郭老板准备了个大红包,并选了个豪华酒店设宴答谢胡大师,百无禁忌的胡大师欣然赴席,席间胡大师禁不住郭老板的软磨硬泡,还是把事情的缘由道了出来:“草垛岛上住着两个黄仙,我是顶柳仙的,平时和黄仙没什么交集,这次去南方云游,顺便参加了在苏州举行的仙界交流大会,这次大会规模很大,狐仙、黄仙、白仙、灰仙,还有我们柳仙等五大仙界,都派代表参加了,我还正好遇上了也是从咱这边过去的黄奶奶,她是顶黄仙的,她的仙主就住在草垛岛。大家闲聊时提到了你。她告诉我说,你那天上岛可把黄仙气毁了,你在仙家门口前的一块大石头旁边屙屎撒尿,把仙家熏得从洞里跑出来,你还大喊大叫地把仙家当成兔子,幸亏你没带猎枪,否则仙家还会遭血光之灾,而且你还准备在那里大兴土木,侵占仙家领地,让仙家无家可归,仙家在岛上都居住了三百七十多年了!”

郭老板入神地听着,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惊奇还是害怕。

胡大师往嘴里送了一勺海胆,咽下后,抖了抖沾在花白胡须上的几粒黄色海胆籽,接着说:“你的开发计划如果真的实施了,那可就把仙家逼上绝境了,到时候不是几粒速效救心丸就能救得了你的了!黄奶奶还说,她家黄仙是义仙。它的前世本是明朝末年袁崇焕大将军的贴身侍卫,将军被崇祯帝冤杀后,灵魂脱壳又回到了他曾经镇守过的辽东,化作一块巨石,降落在草垛岛附近的波涛中。侍卫夫妇为了追随将军,也自刎而死,二人投胎成两只黄鼠狼,辗转来到草垛岛上安身下来,一边守护着将军的化身,一边修炼,虽说岛上生活很清苦,但它们从来没有想离开过,也从来没有祸害过附近乡邻,这一晃就住了三百七八十年。”

误犯仙境,细思极恐。平行世界果真存在?听完胡大师的讲述,郭老板半晌才回过神来,缠绕在他心头多年的困惑似乎有了答案。

胡大师抽几张纸巾擦擦嘴,感慨道:“唉,其实这人仙是一理,大家过的都不容易,做事要有边界,互不侵扰,才能各自安好。”

胡大师的话,让郭老板好像一下子顿悟了。

从那以后,每到逢年过节,郭老板都要邀上黄奶奶一起登岛,送上几十只鸡。随着他做事风格的逐渐成熟,生意也越来越红火。

2021年10月于旅顺

上一篇:紫玉

下一篇:遇到老周

网站历程| 网站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0-2021 说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2020100606号

声明: 本站所有图片和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。 本站为个人非盈利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