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网:经典说说美文,带给您最深的感动。

网站公告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搜索
说说故事分类 情感故事 童话故事 哲理故事 灵异故事 成语故事 寓言故事
热门标签:

感人故事

最新标签:

感人故事

以人体与病毒的斗争为灵感来源而创作的故事10

日期:2021/05/22 09:14来源:www.taiks.com人气:0我来评论

导读:《一体》连载 10 第二章 环道——破墙 在走了一段时间后,我感觉到体内的信号分子有减弱迹象,它们两个也感觉到了。 “看来我们没有多长时间了,速度要加快!” 我边说,边加紧...

《一体》连载 10

第二章 环道——破墙

在走了一段时间后,我感觉到体内的信号分子有减弱迹象,它们两个也感觉到了。

“看来我们没有多长时间了,速度要加快!” 我边说,边加紧了步伐。

我们在里面左弯右绕,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死路和绕路上,不过我们最终会让自己保持行进的方向是东方。只要感觉往东方行进一段距离,就会发出一个救援信号。另外两个队明白了我们的意思。它们也开始往东方行进。但行进的速度很慢,而且跟我们有一段较长的距离。

我们走着走着南面的那个长长的纤维管壁没有了,有了向东南方向的岔路。但现在我们的目标已经不是南面了。这边的路好像比里面要宽了一些,岔路也在逐渐减少。这些变化让我感觉到有些欣喜,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这里会有出口呢?

“你们看!这里的纤维壁好像很薄!” 巫竹指着东面的一块儿纤维壁,兴奋的说。

此时我们正向南绕路,去找往东的岔路口。

“我一使劲儿就能按出来一个坑,而且拉伸的地方都半透明了!” 它边说着边继续用力的按着。

我也用力的推了推。虽然有任性但感觉这里的纤维壁的确很薄。

“来!你们两个过来用力推我!我感觉我们三个用力气应该能把这儿破个洞,直接过去,不用绕路了。” 恶竹边说边使足了力气推向了那个纤维墙。

我们两个赶紧过去,一左一右,使劲推着它向墙壁方向用力。我们三个憋足了劲儿,用尽了最大的力气,墙壁上被推出了很大的一个凹坑,但却怎么也不破。这个纤维壁虽然感觉很薄,但是韧性还是很强的! 这次破墙尝试失败了,巫竹显然有点儿不甘心。它觉得马上就要破了,要求再来一次!这次我让它把两个触手并在一起,把刚才的两点变一点,主要是减少跟墙的接触面积,也许会更容易破壁,于是我们又调整好位置和姿势再来一次。这次明显感觉比第一个的凹坑要深,但我们无论怎么用力却还是不破!我们不得不停下来,大口喘着气。可能是最近补液用的比较节省,而我们又一直在奔走,在近四天里只睡过一次,所以我们三个都没有太大的力气了。但即便比较节省,补液也已经所剩无几了!幸亏巫竹在环道跟一个乎民聊天儿,临别时乎民热情的非要给巫竹两个元气袋备着。才让我们元气的供应没有那么紧缺。现在感觉体内信号分子越来越微弱了。我们是距离东面最近的一队,也还没有找到出口,那另外两队的队友能不能在它们元气耗光之前出去呢?它们可没有一个像我们队这么健谈的巫竹!如果元气耗光了,也就意味生命要结束了。我感觉好久没有发救援信号了!赶紧发出了一个救援信号,告知它们我们的位置,我也很想知道它们走到哪里了。不知这次信号发出后,还能不能撑到下次发救援信号的时间。它们都相继发出了它们的救援信号回应我。但从信号的方位和距离判断。它们的情况很不乐观:虽然大体是往东行进,但离我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,也就是说它们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。

“完了!看来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!我们往东走了这么久了都没找到出口!是不是说明这里根本没有出口啊!更何况它们离我们这么远!即便有出口恐怕也赶不过来了!”又穴又略带哭腔的说。

“行了!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说话呢!除了你刚才介绍任务那段!动不动就完了、完了,我们这不还都没死呢吗?现在赶紧想办法把这墙破了,可能外面就是出口呢!”巫竹嫌弃的口气对又穴说道。

“哎!”它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转头对我说:“你说我释放我的促炎分子行吗?”

“可以试试!”我激动地说。

巫竹的促炎分子可以使很多组织的间隙变大,大到士兵可以从对面钻过来!但只适合内部是拼接结构的组织,不知道对这种纤维墙有没有用。但现在死马当作活马医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!

“巫竹!不要对整面墙放,我们只需要一个洞就好,就对着这个点释放!放多点!”我指着刚才巫竹触手推过的那个地方!

“对!跟它死磕!死磕到底!呀…….”巫竹边大喊着边不断的往这点释放促炎分子,并用力的推着,我赶紧招呼又穴过来像刚才那样帮忙一起推!

噗!一个破墙的闷声传来!我们同时向前恍了一下!

“破了!破了!”巫竹高兴的冲我们我大喊道。并迅速的抽出了触手,扒开那个破洞往外看!

“外面的空间比这里大!好像墙壁也更薄!”它边看边说!

“快让我看看!”我急切地说!巫竹让开那个洞口给我。

的确像巫竹所说,外面的空间比这里大,而且厚度看上去也更薄!

“也许我们真的快找到出路了!来!我们三个一起把这个洞拉大一点儿,钻过去!” 我高兴的说道。

我们三个一下有了动力,使劲的把那个洞儿往三个不同方向扯的更大一点。我和又穴都顺利的变形通过了那个洞,但是巫竹因为体型过大,变形也钻不出来!于是我们两个在外面,巫竹在里面再次用力把那个洞扯的更大。在失败了两次之后,终于把洞扯到了一个巫竹可以变形钻出来的大小,这时我们三个都已累得气喘吁吁。

“哎呀,挤死我了!如果我们六个巫竹都在,估计只释放促炎分子就能弄个大洞。根本不用这么费劲!” 巫竹边活动着身体边说。

难道这就是敌人想把我们分开的原因?我突然想到,问巫竹:“如果你们六个在一起,你觉得能把里面那些厚墙弄开吗?”

“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啊。我当时在里面打过那些墙,厚肯定要比这的厚一些,而且这破墙释放促炎分子的效果也很不理想,但是我们六个像这样集中一点释放促炎分子的话,再加上其它十几个士兵的帮忙,怎么也能弄个洞吧!” 巫竹回答。

我越发后悔当时为什么要提出分兵的建议!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,真的有可能会一起活着出去!

“好啦,我的身体活动开了!我们继续吧!接下来我们是不是不用绕路了?就冲着这儿直线走过去!能省不少时间呢!”巫竹指着东边那堵墙说。

网站公告| 广告服务| 联系我们| 关于我们| 最新说说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0-2021 说说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2020100606号

声明: 本站所有图片和文章来自互联网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。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。